美国智库日益被富人和利益集团主导

美国智库日益被富人和利益集团主导

时间:2020-02-14 13:3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内容摘要: 美国各大智库在公众辩论中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并对政府决策有重要影响。研究发现,实际上,很多富人或利益集团通过隐性捐款,一定程度上主导着智库。美国“透明化”(Transparify)组织对美国35家智库进行调查后发现,其中只有2家相对透明,公布了捐款的明细,其余智库提供很少或不提供所获捐助的相关信息。智库研究员为捐款者谋私利美国智库对政策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智库将富人影响核心决策制度化美国智库对决策有着重要影响,不少智库非常善于影响政府,引导专业辩论。大量捐助流向发展中国家智库不仅美国智库受其主导,这种隐性主导也逐渐在向美国境外发展。“透明化”组织的研究人员迪尔·布鲁克纳(TilBruckner)表示,过去20年间,发展中国家有很多智库接受西方捐助者的捐款,而这些智库对本国国内决策有着很大影响。

关键词: 捐款;影响;美国智库;研究员;利益;富人;决策;媒体;辩论;捐助

作者简介:

  美国各大智库在公众辩论中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并对政府决策有重要影响。智库的观点和立场一定程度上起着舆论导向和政策风向标的作用。各大智库虽宣称秉持客观独立的分析原则,却越来越受到学术和社会团体以及媒体的质疑。研究发现,实际上,很多富人或利益集团通过隐性捐款,一定程度上主导着智库。

  美国“透明化”(Transparify)组织对美国35家智库进行调查后发现,其中只有2家相对透明,公布了捐款的明细,其余智库提供很少或不提供所获捐助的相关信息。该组织强调,智库运转需要资金,接受多渠道的捐款本无可厚非,但对其接受的隐性资助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智库研究员为捐款者谋私利

  美国智库对政策的影响到底有多大?美国经济学家布鲁斯·巴特利特(BruceBartlett)称,美国政府大量使用智库的调查报告。哈佛大学研究员杰罗姆·施耐德(JeromeH.Snider)表示,美国政客们越来越依靠智库,并希望从那里获得更多影响力。

  对此,更多智库将游说作为其核心功能,不少研究员身兼说客。美国《哈泼斯杂志》(Harper’sMagazine)编辑肯·斯弗斯坦(KenSilverstein)和哈佛大学研究员布鲁克·威廉姆斯(BrookeWiliams)在《会见身兼说客的智库学者》(MeettheThinkTankScholarsWhoAreAlsoBeltwayLob-byists)一文中表示,智库学者往往通过在媒体和国会听证会等场所发表言论、与政客建立密切关系、塑造公众舆论等多种方式主导公众言论、影响决策。在美国25家最有影响的智库中,有20家智库的高级研究员同时身兼说客。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政治学教授唐纳德·阿贝尔森(DonaldAbelson)在《智库必须更多考虑国家利益,而非私利》(ThinkTanksMustThinkMoreAboutIssuesofNationalInter-est,NotSelfinterest)一文中称,智库研究员的工作不仅仅是研究,他们要写评论文章,在电视上出现,在国会听证会上作证,向政客提建议,奉承捐款人等,而他们真正能专心研究的时间很少。智库的主要动机是塑造政策偏好,影响决策者。如今,美国很多智库更多地为其捐款者的利益最大化而努力,将其置于国家利益之上。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社会学教授托马斯·梅德韦 (ThomasMed-vetz)在《美国智库:2012》(ThinkTanksinAmerica,2012)一书中分析了美国智库的发展历史。他认为,智库不像高校、政府机构、商业机构或媒体那样有着清晰的定义;然而,智库有着很大研究能力和影响力,并借“独立分析的优秀报告”之名在政策辩论中发挥重要影响。同样,巴基斯坦库塔巴科学与信息技术大学副研究员穆罕默德·艾哈曼德(MahmoodAhmad)的论文《美国智库和政治专家:角色、价值和影响》(USThinkTanksandthePoliticsofEx-pertise:Role,ValueandImpact)也详细说明了这一点。该文从机构成员、资金来源、市场运作、公共关系、公共参与、当前发展趋势等多个方面对这些智库进行分类,并尝试衡量并评价这些智库在美国决策中的影响力。该文认为,自20世纪早期起,美国智库就开始在构建政策问题、提供分析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过去30年,美国智库更是大量涌现。

  智库将富人影响核心决策制度化

  美国智库对决策有着重要影响,不少智库非常善于影响政府,引导专业辩论。近几十年来,越来越多智库接受富人和利益集团的捐款。例如,美国商务部前部长、黑石集团创始人彼得·彼得森(PeterPeterson)曾投入10亿美元,创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其绝大部分资金用于财政和经济问题研究。又如,银狐基金联合创始人、联合总裁格伦·哈钦斯(GlennHutchins)斥资1000万美元,在布鲁金斯学会创立哈钦斯财政与货币政策中心 (HutchinsCenteronFiscalandMonetaryPolicy)。与此同时,智库很少将其所获资助透明化。

  智库接受隐性捐款的危害有多大?不少人担忧,这些来自富人和利益集团的隐性捐款将在决策圈内产生真正的变化。例如,路透社专栏作家菲利克斯·萨尔蒙(FelixSalmon)曾表示,研究货币政策者(学者、技术官僚和央行的职业银行家们)正得到越来越多的资助,这并非来自国家和学术机构,而是来自非常富有的一小撮人。这些富人对经济问题有一个共识:增税是不好的,而砍掉为穷人服务的项目则更可以被接受。正如哈钦斯所言,华盛顿充满了政治失败以及随之而来的政府债务危机,这些才是他们关注的关键问题。萨尔蒙认为,目前富人对核心决策者的影响已经达到令人吃惊的程度,而这些智库把这种影响制度化。然而,影响力的争夺本质上是一场零和游戏,一方拥有更多影响力,就意味着留给其他人的机会少之又少。

  作家乔治·蒙比尔特(GeorgeMonbiot)在《隐性智库正在危害我们的民主》(SecretiveThinktanksAreCrushingOurDemocracy)一文中也表示,智库没有公开其捐助者以及受捐的金额,这对民主是一个危害。智库有着很大影响力,与官员有着亲密的私人关系,他们相互支持、鼓励,宣传其思想,在最重要的公共政策问题上相互抱团、竭诚联盟。很多智库为某些问题进行游说的主要依据是谁捐助了他们。他呼吁,应引入透明制度以尽可能地避免这类秘密游说行为。

  大量捐助流向发展中国家智库

  不仅美国智库受其主导,这种隐性主导也逐渐在向美国境外发展。“透明化”组织的研究人员迪尔·布鲁克纳(TilBruckner)表示,过去20年间,发展中国家有很多智库接受西方捐助者的捐款,而这些智库对本国国内决策有着很大影响。这些智库以名义上提供独立研究和无党派倾向建议的方式,来影响公众和政治辩论,为政府官员出谋献策,并影响媒体。据统计,有来自私人和私有基金会的大量美元捐助流向发展中国家智库。

  对此,一些发展中国家开始警惕这些来自国外的捐款。例如,有报道称,印度就正在考虑进一步限制国外资金对智库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的捐款。

分享到: 0